河北浩博律師事務所 -- 浩博律師 邯鄲律師 邯鄲律師協會 河北律師 民事代理 刑事辯護 公司法務 法律顧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首 頁 關于浩博 浩博淵源 律師團隊 業務領域 新聞動態 律師咨詢 浩博風采 聯系我們
 浩博風采
河北“佘祥林”之命運——張新亮故意殺人被判無罪案
 
 
  辯者按
  本案是“我省在刑事審判領域中先進司法理念滲透的一個典范。業界共同的認識是,以張新亮案為代表,今年以來,我省司法實踐中,疑罪從無理念已經深入人心,而重證據輕口供的證據認定方法,也正在讓刑訊逼供逐漸成為過去。在此基礎上,業界認為剖析張新亮案,極具標本意義”。這是2005年圣誕前日《燕趙都市報》以《“殺妻案”主角二審被判無罪》為題,對河北“疑罪從無”第一案進行報道。
 
  作為辯護人,從2000年以來五年的艱辛辯護歷程,卻被該報道忽略了,本文意在揭示疑罪從無的司法理念在司法現實中的尷尬......
  察報觀案(接案分析、因疑接案)
  我在接案前會根據經驗對案件有一個基本的分析和評估,以確定自己的辯護空間有多大,辯護價值能否實現,是否能達到當事人的預期。
  本案當事人家屬慕名而來。他們對案情的了解基于一份對本案偵破做了全程報道的《牛城晚報》。
2000年1月22日《牛城晚報》以《正義與邪惡的較量》為題目刊登了張新亮殺妻案的供述:1999年10月15日下午14時到家,我看見妻子韓淑娟正在午休,便直奔北屋從立柜底下抽屜里拿出一把電工刀藏在身上,然后謊稱‘外面有人要燈泡’將妻子叫醒,韓淑娟穿拖鞋到存放燈具的東屋,我尾隨而入,妻子韓淑娟呵斥我出去。我在門外轉了一圈,后又謊稱‘還要兩個后尾燈罩’,韓淑娟二次進屋,我又尾隨,再次遭呵斥。于是,我用胳膊箍住妻子韓淑娟的脖子,韓淑娟說:“你要干什么!”我迅速用兩手掐她的脖子,她欲大聲喊叫,我便將她活活掐死,然后把尸體頭南腳北放在東南角,然后抽出電工刀,將刀片和鋸片同時支起,先沖脖子上狠狠地割了一下。我聽說死人瞳孔會存有殺人者影像,我又對她左眼刺一刀,右眼刺兩刀,然后把箱子鎖撬開,扔在箱子里,再撬開方桌抽屜吊扣和條幾櫥吊扣。為預防別人報警,用剪刀將電話線剪斷......張新亮供述的殺妻動機是:妻子長期以來不拿我當人待,岐視我,而且孩子也瞧不起我。
  看完報道,發現疑點重重,初步判斷張新亮不是兇手。第一,殺人須有緣由,夫妻之間沒有不共戴天仇恨,因一時沖動一般不會導致殺人。在本案中,張新亮與其妻子之間沒有實質矛盾,在觀上找不到張新亮的殺人動機,報紙報道的殺人動機太過牽強。第二,殺人案需要鐵證如山才能定案。根據《牛城晚報》的報道,張新亮妻子不僅被殺,兇手還用刀子等工具戳其眼睛,情節極其惡劣。報紙報道涉及的作案工具如電工刀、剪刀這些隱蔽性的客觀證據至今未找到。第三,如果報紙報道所說情節,則張新亮的行為邏輯比較離奇,甚至可以說是荒唐。根據其家屬介紹了解,可以確定張新亮這個人平時并不是窮兇極惡之人。如張新亮供述‘持刀在身,見妻午睡,遂叫醒她......用手掐死......,那么,何不趁其熟睡下手?為何要叫醒她呢?手持利刃,為何不用,反用手掐?。第四,其妻韓淑娟已經死亡,張新亮的供述屬于“一對零式”的,這時不能輕信口供,需要與現場勘察等其他證據相互印證才能定案。以上每一點都很重要,特別是客觀證據的缺失,從技術層面上看辯護空間就大了;谝陨分析接下本案。
  辯法析理 (思辯、辯點)
  基于以上分析,加之會見獲取的刑訊逼供的事實,我堅定了為張新亮做無罪辯護的決心,并形成了如下主要辯護意見:
  一、因刑訊逼供所獲口供屬于“非法證據”,應依法排除
  由刑訊逼供所作的有罪供述往往出入較大甚至是“漏洞百出”的,我在會見張新亮針對案件中疑點對其發問時,他要么沉默不語,要么說想不起來,特別是問兇器的下落時,呈現出異常激動的情緒。
“從報紙的報道來看,你又扎眼睛,又偽造搶劫現場,還掐斷電話線,這一系列行為表明你的反偵察意識很強。刀子怎么會隨意拋棄,而且想不起來呢?你一定是藏到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了!”面對我的質問,在沉默了十幾分鐘后,他大聲說:“這不是我干的,我怎么知道刀放在哪?”,同時露出兩膝蓋和左腳面上鮮紅的傷口給我們看,其傷口時長達六個月以上仍赫然在目。后經邢臺市人民檢察院刑二處對張新亮的傷情和致傷原因、時間做出了鑒定,鑒定證實張新亮為輕微傷,左膝外側、右膝外側、右膝內下、左腳背等共有六處疤痕,輕度色素改變,損傷為鈍性物體作用所致,損傷的時間在6個月以上。上述證據充分證實了張新亮的有罪供述是在刑訊逼供情形下做出的。
  張新亮在偵查階段受到偵查人員的刑訊逼供,根據《刑事訴訟法》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其做的有罪供述不能作為定案依據,應依據非法證據排除的規則予以排除。
  二、作案工具的缺失,不能認定張新亮的犯罪事實
  故意殺人案件中,作案工具是印證被告人供述或證明被告人犯有被指控罪行的關鍵物證。而本案偵查過程中卻始終未提取到作案工具的實物,據以認定的只有張新亮的口供。
  而且,張新亮關于作案工具來源及去向等的供述也始終不一致。其先是供述:作案用的刀子折疊起來約10厘米長,上有小刀、小鋸、剪子、錐子,殺人時用的小鋸和小刀。后又供述:殺人的前三天中午約11時許,在縣城富麗賓館斜對門的一個五金交電門市買的四用折疊刀。張新亮對作案工具電工刀和剪電話線的剪刀以及撬箱子的工具的去向供述了在房梁上、埋在地下等多個地方,幾次供述前后顛倒,混亂不堪。偵查機關均未查實,此刀及其它作案工具的下落至今是迷團。張新亮還曾供述把作案工具連同從家里偷走的2000元錢交給了他的姐夫孫書龍,后經查證,孫書龍并未收到張新亮給的錢和刀子等作案工具。對于上述作案工具的說法前后矛盾,卷內沒有與之相印證的其它證據。
如果被告人張新亮真是殺妻的兇手,則其必然知道兇器的下落?墒,每當偵查人員問及兇器下落時,張不是胡說,就是“不語”。我們很難相信一個為逃避懲罰而偽造現場、戳眼滅影的兇犯,竟然忘記了兇器的下落。所以,我有理由懷疑張新亮不是真兇!
  作為本案關鍵證據的作案工具屬于隱蔽性證據,而隱蔽性證據不到案,不能認定案件已破。
  三、張新亮沒有殺人動機和作案時間
  無張新亮殺人動機的證據
  1、張新亮關于產生殺人動機的供述不符合刑事犯罪心理。根據張新亮的供述,其殺害妻子韓淑娟只是因為夫妻間日常家庭瑣事有些矛盾,并非有多大冤恨。案發時他回家看見韓淑娟正睡午覺,頓起殺心,先是準備用電工刀行兇,后又叫醒韓淑娟,改為扼頸將韓殺死。以上供述未免牽強和離奇。張新亮常年做出租運輸生意,頭腦正常,無心理障礙,與韓淑娟生有兩個孩子,均已長大上學。案發前又無明顯家庭危機。夫妻間平時鬧些矛盾本屬正常,但這種心理上升至殺人動機,又有一個“度”的問題,而且之前沒有起因和征兆,只是一眼望見妻子正在睡覺便頓起殺心,這在刑事心理學上也是講不通的。
  2、張新亮關于殺人動機的形成時間,歷次供述相互矛盾。時而說是回家看到其妻熟睡后;時而說是在叫醒其妻到東屋拿燈泡時,因其妻不讓其跟入東屋;時而說是回家就是為了殺妻……。聯系到其殺人動機的荒謬,令人難以置信。
  3、張新亮關于殺人動機和作案經過的供述與客觀行為邏輯不符。
 (1)張新亮供述回家作案時將摩托三輪車停放在自家胡同口南頭往東一家賣玻璃的院后,目的是怕熟人看到。但從卷中《韓淑娟被殺案現場方位示意圖》看,該車的停放位置是在海河西街上,不可能達到張新亮所述掩人耳目的目的;(2)張新亮曾供述殺人動機產生在前三天甚至前兩、三個月,并為之準備了作案用的刀子。但其回家后發現韓正在睡覺,卻不乘此良機用刀實施犯罪行為,反而甘愿冒著韓叫喊或掙脫后被人發現的風險,將韓叫醒后再掐死,顯然有違常理;
3)張新亮供述作案地點是在正對著臨胡同大門的東屋,而不是在被害人休息的相對封閉的北屋西里間,同樣有違常理;  (4)張新亮供述的作案地點東屋,僅有寬0.6米的通道,兩邊都是極易造成損壞的燈具,稍有搏斗,必然留下印跡。但經現場勘查,東屋并未發現任何搏斗痕跡。由于張新亮身材瘦小,其在對與之身材力量大致相同的韓淑娟實施暴力時,韓竟未作任何掙扎反抗而束手待斃,更是不可思議,難道一碰喉部,韓就昏過去了?(5)張新亮1999年10月19日供述:在掐韓的過程中,韓曾有喊叫,但案卷中并無相應的證據以印證這一重要事實。
  如張新亮供述見其妻午睡,就持刀在身”,此時已有殺機,何不趁其熟睡下手,而是將其叫醒,待其取物之時才動手;手持利刃,為何不用,反用手掐?張新亮上有老人,下有一兒一女,正在幼年,夫妻并無明顯矛盾,何以下此毒手?張新亮供述“因其妻子歧視而殺之”,顯然達不到殺人的程度。因此,張新亮并沒有殺人動機。
 張新亮沒有作案時間
  1、案發時間。案卷中對于張新亮作案時間均描述為15日下午,但沒有更為具體的時間。據公安機關的尸檢鑒定,被害人韓淑娟死亡時間為飯后兩小時。張迎春(韓淑娟與張新亮的女兒)證明:當日,她和弟弟中午放學回到家是12點半;然后即和母親一起吃午飯,12點50分吃完,下午1點30分離家上學。由此推算,本案案發時間當在15日下午的2點半至3點之間。
  2、案發時張新亮不在現場。案卷筆錄顯示,清河縣東趙莊村村民孫俊江證實,當日,張新亮為其送彩電,返回的時間約在1點鐘左右,按照路程計算,二三十分鐘后,張新亮可以回到縣城。清河縣龍城家電商場主任劉士龍筆錄資料顯示,張新亮當天下午曾為該商場給買主送了兩趟家電。出發送第一趟貨約在2點30分左右。經我們進行的實驗表明,從清河縣城龍城家電商場到送貨地點后屯村約13公里,三輪車正常時速為25公里/小時,整個往返過程約計應需60--70分鐘。就是說:15日下午2點半至3點半左右,張新亮正在為龍都家電商場向后屯村送貨。因此,張新亮案發時不在現場。
  3、被告人的供述無相關證據印證,不能認定。按照案卷筆錄中張新亮的供述材料,他回到縣城后,約在下午1點35分,他在運河街一個小吃部吃了飯,兩點多到三點多在高桿燈(縣城交通崗,有一較高的信號燈)西南角兩個廣告牌下停著等活,期間拉過兩個女孩去火車站。 但警方未能找到張所說的兩個女孩。根據張新亮的供述,邢臺市檢察院于2001年11月20日向邢臺市中級法院補充提交了《關于張新亮故意殺人一案發還后補充有關問題的說明》(以下簡稱“說明”),該說明提出張新亮在1999年10月15日下午送電視返回縣城是1點30分,到3點20分再次送電視有兩個小時的作案時間。由于張新亮供述的作案時間與以上證人證言及尸檢結論存在明顯矛盾,不能印證其供述的作案過程是真實的。因此,依法不能單憑被告人的口供,而無視其他與之相反的證據,認定其在該時間段內作案。
  4、如果真是被告人張新亮實施的殺人行為,則其必然知道被害人的具體死亡時間。其在最初接受偵查機關詢問時,就會在敘述自己當天下午的活動時間時,有意地避開作案時間。但從其1999年10月16日的兩次供述看,均稱是在3點20分左右才給龍城家電商場往后屯村送貨,恰恰無意回避作案時間。如前所述,倒是證人證言證明,張當時正在向后屯村送貨過程中,沒有作案時間。這也就從反面證實被告人并不知道被害人的死亡時間這一重要事實。
  審理過程(“難產”的無罪判決)
  邢臺市檢察院作為公訴人對張新亮故意殺人案提起公訴,我們做無罪辯護。我們的辯護意見未被采納,2001年3月27日,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作出有罪判決,認為:被告人張新亮犯有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張新亮不服,上訴至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省高院于2001年7月4日裁定撤銷原判,發還重審。2002年5月22日,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重審此案,同年7月2日,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張已構成故意殺人罪,但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張新亮不服,再次提起上訴,省高院再次發還重審,2003年1月9日邢臺中院再次開庭重審后,仍判處張無期徒刑。張新亮第三次提起上訴,本案至此被擱置。張新亮的反復伸冤,我們辯護律師的苦苦辯護,均未換來法院對該案的重視,本案的諸多疑點被一次次忽略。而兩年后,佘祥林“殺妻”案轟動全國,才喚醒了本已“沉睡”的法官意識,促使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引入“疑罪從無”理念,最終采納了我們的無罪辯護觀點判決張新亮無罪。
   案后語
   第一,本案最終的無罪判決得益于轟動全國的佘祥林案。
   本案的審判被拉長至2005年,也正是這種拉長,給張新亮案帶來了轉機。2005年,佘祥林“殺妻”案在全國引起的轟動效應,成為推動“疑罪從無”司法理念落實的“破冰船”,使得看守所里苦熬五年的張新亮終于等來了無罪判決。
司法機關從“疑罪從有”到“疑罪從輕”,再到“疑罪從無”的辦案理念,是在辯護律師據理力爭和司法環境共同作用下逐漸落地生根的。
  然而,堅冰雖破,浮冰尚存。做為在一線從事法律實務的律師,對這一“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司法理念的普遍適用,仍持謹慎的樂觀態度。疑罪從無”司法理念的普及仍任重道遠,強大的制度保障為后盾。
   第二,本案刑訊逼供的事實雖未被認定,但是,在“排非”規則出臺前,檢察機關及省高院對刑訊逼供事實雖“猶抱琵琶半遮面”,但并未完全回避的做法,己屬不易,值得點贊!
   對于張新亮的傷情,我們多次找到邢臺市人民檢察院起訴處長和檢察長,并遞交了《情況反映》和《傷情鑒定申請》。一個多月后,邢臺市人民檢察院派員到看守所鑒定傷情。但是,對于鑒定結論,我們自始至終未見到“真面目”,僅有檢察院的口頭告知:鑒定結論是輕微傷。第一次開庭時,我們要求公訴人出示鑒定結論,公訴人當庭承認有此結論,同時又說開庭時忘帶了。這一庭審環節為刑訊逼供“留痕”,對于排除張新亮的有罪供述有著重要意義。省高院在審理及最終判決書中,雖然未正面說明張新亮被刑訊逼供的事實,但是,在判決書中以僅有張新亮口供且前后矛盾,客觀證據未找到,對本案存疑宣判無罪。???(如何闡述)
   第三,第一次一審判決書所判死刑,并非合議庭的意見。
一審宣判后,我去遞交上訴狀,主審法官問我辯護詞上怎么不寫應宣告無罪呢。思之,我的確沒有明確寫無罪,辯護觀點是本案證據不足,指控其犯有殺人罪不能成立。當時不明就里,認為是多此一問。后來才知道合議庭的意見就是無罪?墒桥袥Q書上卻分明是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細細揣摩,邢臺市公檢法在同一棟樓辦公,低頭不見抬頭見,莫非相互留面子,寧可錯殺,也不能說是錯案!我理解法官辦案時的壓力,審判并不獨立,但愿這不是導致該案長期不能撥亂反正,一拖五年的原因。
   第四,視律師為“非主流”的社會環境,削弱了律師“等腰三角形”訴訟設計中本應發揮的制約作用。
   本案判決張新亮無罪后,我本案辯護的心路歷程有感而發,撰寫成文意欲在地方某報紙發表,卻遭拒絕。理由是:文章不能有“贊美”律師的基調,在個案上贊美律師就是對公檢的抹黑。這是對律師行業的顯性歧視,不給你發表不是因為你錯了,而是怕影響“官家情緒”。這是一種“歷史軟文化”、“潛規則”。這就是不應也無法回避的律師社會地位的現實寫照。
司法實踐中“揚檢抑律”是社會“揚公抑私”的縮影。官本位意識形態下對律師的不重視、歧視甚至敵視,使得律師的辯護作用無法到位,直接影響了案件質量,錯案流水線也由此形成! 揚檢抑律”的潛規則盛行,使得人們在看待案件時,對偵查機關偵查的案件和檢察院起訴的案件會帶著肯定性的有色眼鏡,缺乏對案件的反思、批判。對案件的辯證看待和論證應該是全社會的,而不應僅僅推給律師。社會將律師定位為“天生反對派”,不利于司法進步的推進。
  案之思(掩卷沉思)
  疑罪從無是無罪推定原則的應有之義,無罪推定原則是疑罪從無的法理淵源。我國《刑事訴訟法》第12條明確規定:“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
 以往的審判實踐中,“抓起來即是壞人,不然不抓你”,有罪推定”的觀念。對于“疑罪”通常的做法是疑罪從輕和疑罪從掛,導致疑罪從無很難落實。疑罪從無理念否定了形而上學的單向思維。
死刑是一種剝奪生命的特殊刑罰,是一個判錯即無法糾正的刑種。因此,在實踐中要審慎對待,F在,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就死刑案件做出多部司法解釋,對死刑案件的審判規范做出了全面的解釋,疑罪從無的理念已經在死刑案件中得到充分適用。但是,不可忽視的是,“疑罪”之所以其為“罪”,往往與刑訊逼供有關,二者似乎存在“共生”現象。欲除刑訊逼供之積弊,律師的“在場權”很關鍵。
  “疑罪從無”貴在“疑”。把有疑點的案卷原汁原味地送到法院接受司法審查和律師辯護,要有制度的保障,不能讓那些客觀存在的疑點被人為的“排除”掉。因此,建立起一個視辯方“共”控方“一色”,讓公正與效率“齊飛”的法律制度尤為重要!
  康德說:這個世界上唯有兩樣東西能讓我們心靈深深的敬畏: 一是我們頭上浩瀚的星空,一是我們內心的道德法則。
 五年里,正是一群默默地敬畏自然賦予人類認知能力之邊界并能堅守良知之底線的人們,保全了一個行將被剝奪的寶貴生命,維護了法律的公正、莊嚴、神圣。
 
   
            
copyright © 河北浩博律師事務所 地址:河北省邯鄲市和平路396號財富大廈5A 郵編:056001 冀ICP備17017376號-1 設計制作:東宇網絡
電話:0310-5766860 傳真:0310-5766860-8080 通用網址:浩博律師 http://www.hopelawfarm.com 
赚钱的网游